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otaroot.com
    代品”,很显然触碰到了程天佑感情最敏感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,骄傲如他,优秀如他,霸道如他的男子,确实容不得”替代品”这个词眼,甚至可以说是深深的忌讳着这个词眼。

    所以,他看了看我,眼里的温柔渐渐又被这份痛楚所替代,他再也没有向我张开他的怀抱。而是,转向程天恩,推着轮椅上的他离开。

    程天恩真的好聪明,他能如此快而准的抓住程天佑性格上的弱点,将我们再次置于对立面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或许,便注定了程天佑对于感情的一个原则,那就是:我可以爱你的伤痕,可以纵容你的不乖,可以容忍你对我们兄弟情谊的”离间”,但是我不能容忍你在我的肩膀上为别的男人而落泪!你是我的,那就只能是我的!从你的心到你的身体到你的思维,只能是我的!

    二十三  不是凉生在我的生活中走失了;而是我从凉生的记忆中彻底走失了。

    北小武被金陵带到医院去包扎伤口,柯小柔见了北小武后,笑得简直惨不忍睹。他说,哎呀,小武,你回来啦呀,我们家八宝知道不?

    北小武奇怪地看着柯小柔,因为他并不知道原来柯小柔和八宝是感情很好的”姊妹淘”。

    后来,北小武回到我的花店的时候,他跟我说起柯小柔,说,没想到,八宝居然和一个死同性恋关系很好!

    当时的我,正在沉默地看着小绵瓜吃水煮面。

    哦,小绵瓜就是刚才那个向我乞讨的小女孩,当时的她,显然已经被大人的事情给吓坏了。我将她带回家的时候,问她,你叫什么名字?她轻轻地说,我叫小绵瓜,然后她又轻轻地补上了一句,浩哥哥就叫我小绵瓜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北小武,没有说话,只是专心地看着小绵瓜,还有她捧在面前的那碗满满的水煮面。

    发呆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之前,也有一个小小的女孩,她叫姜生,她也像现在的小绵瓜一样,端着满满的一碗水煮面,大口大口的嚼咽。然后,小小的姜生身边,是那个叫做凉生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他对着贪吃的她笑,细瓷一样的脸上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她也对着他笑,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,得陇望蜀地说了一句,哥哥,要是有荷包蛋吃,那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当时的他,就哭了。

    那是他最心疼的妹妹,他却不能满足她想吃一枚荷包蛋的愿望。他的眼泪就像晶莹的水晶,顺着他小小的鼻翼,缓缓流下。

    就这样,隔着多年层层叠叠的时光,落在了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绵瓜看了我一眼,看着我默不作声地流眼泪,她的眼神怯怯,生怕是自己惹我生气了,就抬起脏兮兮的小手,试图给我抹眼泪。

    她抱着眼前的大碗,仿佛生怕它被别人拿去一样,怯怯地问我,姐姐,你怎么哭了?她见我不回答,就小声地说,小绵瓜想浩哥哥的时候,也会哭的。小姐姐,你哭也是因为在想你的哥哥吗?

    金陵走上前,将一张纸巾放到我的手边,眼睛里闪过一丝内疚的光芒,她看了看我,欲言又止的模样,然后就坐到小绵瓜的身旁,问她,小绵瓜,你的爸爸妈妈呢?

    小绵瓜摇摇头,说,我没有爸爸妈妈,浩哥哥就是我的小爸爸。

    说到”浩哥哥”的时候,她突然哇——一声哭了,哭的时候,仍然紧紧抱着那碗水煮面。我想,她确实是饿坏了,所以生怕任何人抢去她的食物。她一边哭,一边吃面,眼泪鼻涕一起流,嘴巴里吸着面条,还哽咽着,她说,浩哥哥前天说给我去买薄饼吃……可是,可是,他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正文 第58节:二十二  就算是隔了时空,换了面孔,可是我却记得,你叫凉生

    书香中文网 更新时间:2007-12-2 11:09:33 本章字数:2053

    我听着小绵瓜的话,心里酸酸的,我突然很想跟这个和自己年纪相差悬殊的小女孩哭泣,我很想像她那样眼泪鼻涕流到一起,告诉她,我也有一个叫凉生的哥哥,四年多前,寻找一盆姜花去了……可是,可是他却再也不肯回来了。就算他见到了姜生,却再也不当她是妹妹了……

    金陵就用纸巾给小绵瓜擦眼泪和鼻涕,这时,北小武却将脑袋晃了过来,看着小绵瓜,说,你的浩哥哥不是不见了,是他不要你了!

    北小武本来是逗小绵瓜的,但是小绵瓜却认了真,脸憋得通红,一边哭,一边说,浩哥哥是迷路了。他不会不要小绵瓜的。你是坏人!你是坏人!

    金陵白了北小武一眼,安慰着小绵瓜说,小绵瓜别哭了,你的浩哥哥不会迷路的。他有嘴巴的,可以问路的,会回来找到你的。

    金陵的话刚说完,小绵瓜想了想,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金陵焦急地问,你怎么了?

    小绵瓜就哭,很担心地看着金陵,说,浩哥哥,浩哥哥不会说话,他没法问路的……

    小绵瓜的话,让我的心陡然一紧,她的浩哥哥是个哑巴,所以迷路的时候,没法问别人回来的路;可是,我的凉生,我的哥哥,他不是哑巴,却再走失的日子里,从来没有问过别人,回来的路。

    今天,在看到他后,我才明白,不是凉生在我的生活中走失了;而是我,从凉生的记忆中,彻底走失了……

    夜里,北小武就被八宝一个电话给催走了。

    可能是柯小柔告诉了八宝,北小武出来了,他在医院里看到北小武包扎伤口了。所以,八宝的电话就直奔了过来,她在电话那头哭得是天昏地暗,一边哭一边说,北小武,你个死猪!你怎么没死在里面啊?

    北小武就皱着眉头,说,八宝,你非要粗着嗓子说话吗?你知道不知道,你这个样子,特别像个野男人啊?你吼什么吼,你以为你是山歌教主啊?

    北小武临走的时候,冲我和金陵笑,他说,你们别想歪了,我今天晚上是无家可归,我已经好久没有缴房租了,本来是打算去姜生的小鱼山跟着住,可惜啊,她现在跟程大公子决裂了,我也无法享受别墅级待遇了。我今晚只能投奔八宝了。

    北小武看看我,说,姜生,你别难过了。他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对我笑,说,你再皱眉头真成老太婆了,你武哥为你担待这点伤的能力还是有的!凉生不在了,我就得保护你!只是……他说,只是凉生却明明在这个城市里!说到这里,他有些恼火的表情,说,我下次碰到他,我一定扁死他!开林肯了不起了?我还开qq呢!

    北小武走后,金陵一直看着我,似乎有很多话,想对我说,但是,最终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半夜里,我和金陵挤在花店隔出来的小床上,我们的中间还挤着刚刚换洗了新衣裳的小绵瓜,以及那只叫冬菇的蠢猫。

    小绵瓜穿着我的棉衫,大大的,就像穿着裙子一样。恤衫时的模样。当时的他,对着我,满眼玩味的笑,霸道而温柔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,如今,我却失去了凉生,失去了他。

    金陵歪头,看了看我,说,姜生,别想心事了,早点睡吧。

    我轻轻地应了声,哦。而整个人却陷入了沉思和惶惑之中,我想起那辆车撞向我和小绵瓜的时候,刹住,当时的程天佑居然没有说什么,直接摆手要他走。这一点,太不像程天佑的性格了。难道……难道,他本来就是知道的,这辆车里,坐的就是凉生,我的哥哥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么长的时间里,我在这座城市里,每一次为这辆白色林肯车发疯的奔跑的时候,都不是幻觉!

    他确实是无数次从我的身边经过,我们就隔着那么近的距离,却终究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既然,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幻觉,那么,那一次我因为追逐那辆白色林肯,被身后驰来的一辆甲壳虫给撞飞在路边的时候,很多很多的血从我的身体里流出,就像泛滥的清水河一样。在那一刻,我在昏迷处,所看到的那双忧郁至极心疼至极的眼睛,看到那张精美的容颜,也一定不是幻觉!他是千真万确地从车上下来过!千真万确地紧紧地抱过我!千真万确地近乎声嘶力竭地喊我的名字过——姜生!姜生!

    可是,既然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地存在过,那么,为什么,今天,你却那么漠然地看着我,陌路一般?

    或许,我又在自作多情了;或许,这一切就像天佑所说,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我想,我真的该好好地休息了。或许睡着了,当我再醒来的时候,就又回到了四岁那年,没有悲伤,没有痛苦,在一个阳光很美的午后,六岁的你来到了我的身边……那么凉生,我们就”拉钩上吊”吧,一起约好,永远不要长大。永远我是你的姜生,你是我的凉生;永远你是凉生哥哥,我是姜生妹妹。

    永远。

    永远。 </p>www.otaroot.com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