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碧剑金刀 > 第二六四章 大结局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otaroot.com
    柳彦奇和马思明被大家推举出来,让他们俩代替大家去和康熙皇帝谈判,以求保全大家的性命。

    康熙皇帝的条件十分明确,就是义军必须解散,从此不许再和朝廷对抗,李复顺和朱久兴作为乱党首领不能够被赦免,不过,念在马思明和柳彦奇曾经有功于朝廷,可以免其二人死罪,但是,必须要接受终身监禁。

    马思明和柳彦奇返回洞中一说,李复顺和朱久兴便怒气冲天了,大骂康熙,说我们二人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接受被监禁。

    李复顺因为动怒,撕裂了箭伤,鲜血再次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护法等人赶紧劝住,并请他不要动怒,赶紧躺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齐飞手说道“总舵主不必动怒,康熙不答应放我们所有人离开,我们便绝对不会放下兵器,我们和总舵主共进退。”

    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道“对,我们和总舵主共进退,绝对不会独自逃生。”

    朱久兴说道“既然大家意见一致,那好,我们现在就请金花婆婆将洞中米粮奉献出来一些,我们吃上一顿饱饭之后便冲出去,跟满鞑子决一死战。”

    大家再次响应,都高呼要和满鞑子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马思明说道“谈判本就是你来我往讨价还价的事,大家切不要心急,待我们兄弟二人再出去和康熙皇帝谈谈。”

    李复顺说道“还有什么好谈的,康熙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金花婆婆说道“谈谈也好,或许有转机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马思明和柳彦奇再次来到洞外,将大家要决一死战的情况说了。

    苏合尔泰和康亲王等人说道“决一死战就决一死战,我们还怕你们不成,有种的就别躲在洞中,出来决战。”

    康熙皇帝示意他们不要激化矛盾。

    康熙想了想说道“我本意想保全大家性命,没想到你们却不领情,还要和我决一死战,你们也不想想,你们胜算在哪儿?我希望大家不要逞一时之义气,而断送了大好前程。”

    马思明和柳彦奇说道“总舵主对我们有恩,对所有义军有恩,大家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抛弃总舵主的,希望皇上也能够好好想想,真拼了命,你们虽然人多,但是鹿死谁手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康熙皇帝为什么要和义军谈判,并且答应除了李复顺和朱久兴外,所有人只要放下兵器就可以全身而退,他有自己的考量,若下令进攻,斩杀这些人并不困难,但是,这样一来,必将激起义军更大的报复,毕竟在这里的义军只是少数,大多数义军还在,杀了这些人,势必要激怒其他人,引来强烈的报复。双方打了十几年了,也剿杀了十几年了,义军非但没有因此减少,反而越来越多,如此下去,天下很难太平,不如趁此机会,和他们谈成条件,逼迫他们答应从此解散义军,这样对朝廷更有利。

    康熙想了又想,说道“想让我放过李复顺和朱久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,只要你们二人能够劝说他们二人从此解散乱党,不再和朝廷对抗,我便可以放他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马思明和柳彦奇见康熙皇帝又做出了让步,心中高兴,便说一定会劝说总舵主放弃抵抗,从此不再和朝廷对抗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洞中一说,李复顺说道“只要有命离开这里,将来的事康熙便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朱久兴也说道“那是自然,等离开了这里,我们便召集队伍,必雪此耻。”

    柳彦奇说道“你们这是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李复顺说道“是又怎样?”

    二人无法,来到洞外继续和康熙谈判。

    康熙听说李复顺和朱久兴同意了他的条件,说道“李复顺和朱久兴虽然同意了我的条件,但是我知道,这不是出自他们的真心,等他们脱险之后必定会重新整顿兵马前来报复,就这样放他们走还不行,我一方面需要他们二人当场写下解散义军的保证书,另一方面,必须要有人替他俩担保才行,否则他们日后万一变卦呢?万一他们离开这里又和朝廷对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一点柳彦奇和马思明心知肚明,李复顺和朱久兴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康熙皇帝又说道“我需要有人出面为他们二人担保我才能答应放他们二人走。”

    马思明问道“不知皇上想请什么人为他们二人担保?”

    康熙说道“这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,就是你们二位。”

    柳彦奇说道“皇上,我们二人本就是义军中人,你却让我们二人担保,这有什么意义呢?”

    康熙说道“我相信二位的为人,你们只要承诺监督李复顺和朱久兴不再和朝廷对抗,他们如果食言,你们必须出面擒拿,只要你们二人能够承诺这么做,我便可以放他们二人一马,否则,只能刀兵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回到洞中一说,李复顺看着他们二人说道“如果我们真的食言,不解散义军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柳彦奇和马思明异口同声地说道“那我们只能是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朱久兴愤恨地看着马思明。

    马思明说道“只要大家接受了康熙的条件,我们兄弟二人就必须信守承诺,二位总舵主,到时候如果真的不解散义军,我们兄弟必将会和二位总舵主为敌,希望二位总舵主想好,是和还是战。”

    钱博叹了口气说道“和大家都有命在,战只能白白送命。总舵主如今受了箭伤,想冲出去并不容易,总舵主,钱博不是贪生怕死之辈,但是,钱博不建议再做无谓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七嘴八舌说和比战更明智。

    最后,二位总舵主不得不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柳彦奇也说“既然答应了和,那离开后就必须信守承诺,解散义军,从此不再和朝廷对抗,否则,我们兄弟二人真的很难做的。”

    康熙见李复顺和朱久兴同意了他的条件,马思明和柳彦奇也同意了为二人做保,心下高兴,说道“你们既然有诚意,我也绝对不会食言,从此以后不再追剿乱党,并且发誓一定要励精图治,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。”

    除了马思明和柳彦奇外,其他人都被要求放下兵器,然后才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李复顺和朱久兴也不得不放下了兵器。

    义军走尽,康熙吩咐亲卫军进洞取宝,将一整洞的宝物全部运回了京城,充盈了国库,因为有了军费,康熙早朝上便和大臣们讨论进攻葛尔丹的方案。

    马思明、柳彦奇和义军分了手,二人带着于正威返回了京城。

    临分手的时候,马思明问柳彦奇有何打算?

    柳彦奇说道“我总感觉李祺还活着,如今我已经退出了顺义社,我也不想再留在统领府了,明日我便辞职,然后去找李祺。”

    马思明说道“柳大哥,李祺或许真的没有死,你千万不要放弃,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于正威和马思明二人回到扬威镖局,于秀芸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于正威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便又提起了给马思明和于秀芸二人完婚的事来,二人也都没有反对,婚事便再次操办起来。

    柳彦奇回到统领府后,便上表请辞,康熙皇帝召见他好言挽留,但是柳彦奇去意坚决,康熙只好同意了他的请辞。

    柳彦奇带上李祺的牌位离开统领府,正不知该去向何处时,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和木子姑娘在郊外小屋相会的事来,便一路往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来到那所小屋前,柳彦奇便想起了自己和李祺在一起的那些快乐的日子,又想起了自己中毒以来,李祺奋不顾身的为自己奔波,为求得圣水,甘愿卑躬屈膝,还磕破了头。想起这些,柳彦奇内心便无比的自责,李祺虽然对义军出手狠辣,但是对自己那可是掏心掏肺的好,自己竟然……

    柳彦奇想到这里,猛抽了自己几个嘴巴,痛恨自己辜负了李祺的一片真情。

    柳彦奇本想就此离去的,没走几步,忽然想进屋看看,于是又折返了回来,轻轻地推开了院门。

    院门没有上栓也没有落锁,柳彦奇推开门走了进来,看见那颗老杏树,便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此养伤的事情来,心里一阵悲恸。

    可惜,李祺已经不在了,如果她还在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柳彦奇跨上台阶,推开房屋的门,抬腿走了进去,就在他关上房门一回身的刹那,柳彦奇一下子惊呆了,直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着屋里的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原来,那角落里竟然站着一个人,那人不是旁人,正是他朝思暮想,心中愧对的李祺。

    李祺也看着柳彦奇。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交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柳彦奇赶紧上前一步,将她拥入怀中,说道“果然是你,你真的还活着,我就知道,你不会死的,我就知道,你是不会那么狠心,抛下我独自一个人去死的。”

    李祺一边捶打着柳彦奇,一边说道“既然知道我不会死,知道我还活着,为什么这么久了你才来这里?今天你若不进这个门,我真心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见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柳彦奇说道“都怪我,我傻我笨,我没想到你会在这里,我一直在统领府里等你出现,我以为,你会从密道潜入统领府,可是,几次我看见屋中有人影,可是,我就是捉不到你,李祺,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,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扬威镖局张灯结彩、鞭炮齐鸣,亲朋好友欢聚一堂,共同祝贺马思明和于秀芸喜结连理。

    在知客的主持下,二人行过了大礼,知客高声喊道“送入洞房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匹快马在扬威镖局门口被主人叫住,随后一人甩镫离鞍跳下马来,分开人群冲入屋中,来到马思明面前也不说话,起手就是一马鞭直奔马思明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于秀芸被喜娘搀扶着刚要迈步前往洞房,忽听得屋中乱了起来,赶紧掀开盖头举目看去,见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乌兰图雅的丫头格兰。

    此时格兰已经被于正威制服,正在训斥她为什么要搅闹马思明和于秀芸二人的婚礼?

    格兰指着马思明说道“马思明,你就是个薄情寡义之人,我家小姐对你痴心一片,你却将她伤得体无完肤,早知今日,当初你为何不早做了断,我家小姐每日以泪洗面,听说你要完婚,茶饭不思,如今她,她,她已经下定了决心,要落发为尼了。她在那边伤心欲绝,你却在这里红灯高挂,莺歌燕舞,我家小姐真是看错了人了。”

    格兰说完这番话,挣脱于正威的手,转身便要离去,走到大门口突然停住脚步,回过头来冲着于秀芸说道“你明知道马思明心里喜欢的人不是你,你却还要和他举行婚礼,你这么做你觉得你会幸福吗?你会快乐吗?于其三个人痛苦,你为什么就不能选择退出而去成全他们两个人呢?于秀芸,我一直以为你宽容大度,没想到你也是个自私自利之人,我真是看错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格兰说完话气呼呼地冲出门去,跳上马背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于正威赶紧招呼大家,说不要听这个疯丫头胡说八道,大家继续。

    然后吩咐喜娘赶紧将于秀芸的盖头盖好,簇拥着她进了装饰一新的新房。

    经过格兰这么一闹,马思明已经完全没有了心情,虽然人依旧招呼着大家,可是,心早就飞到了青城山去了,他担心乌兰图雅会出事,担心她一时想不开真的会削发为尼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看在了身在洞房之中,心却在洞房之外的于秀芸的眼中。

    宾客散尽,马思明已经有了醉意,这是马思明第一次醉酒,刘老爹和其他镖师催促他赶紧去入洞房。

    马思明坐在厅上,借着酒力,假装糊涂,其实,他在犹豫,自己到底应不应该进入洞房。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马思明被镖师们推推搡搡地送入了洞房。

    马思明抬起头来一看,吃了一惊,洞房之中并没有于秀芸,他再仔细一看,喜服早已经被于秀芸脱了下来,放在了椅子上,桌子上有一张字笺,上面写道我自然也知道你的心里一直装着乌兰妹妹,可是,我的心里……或许,格兰说的话是对的,于其三个人都痛苦,还不如我来退出,思明,我先行一步前往青城山,阻止乌兰妹妹落发,待宾客散尽,你看到这张字笺,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马思明慢慢地走出了洞房,来到马厩里,见没了自己的乌云马,知道一定是被于秀芸骑走了,便随手牵出了另一匹,然后上马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给刘小翠看到了,刘小翠看罢于秀芸留下的字条,便已经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她随后也牵出了一匹马,尾随马思明而去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刘小翠感觉不对劲,马思明走的路根本就不是去青城山的路,而是直奔嵩山少林寺而去。

    原来,马思明见于秀芸不辞而别,说是去劝说乌兰图雅,让她和自己结成夫妻,可是,他的心里,虽然确实念着和乌兰图雅的情,但是,于家对自己有再生之恩,而于秀芸又对自己那么好,自己怎么忍心抛弃于秀芸而去娶乌兰图雅呢!

    马思明狠了狠心,决定回嵩山少林寺,削去这一头烦恼丝。

    刘小翠飞马来到青城山,见到了婆罗刀李玉华,找到了于秀芸和乌兰图雅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们二人都跪在凌云师太的面前,请求剃度。

    二人都请求凌云师太为自己剃度,然后让对方下山去找马思明。

    凌云师太看着二人,叹了口气说道“你们不要一时冲动,你们都还年轻,今后的路还很长,你们应该好好的冷静冷静。”

    二人都说心意已决,请求师太动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刘小翠在李玉华的引领下来到了屋中。

    刘小翠看着她们二人说道“你们为什么就这么自私,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相处,你们俩谁都不要思明哥哥,已经把他逼得上了嵩山少林寺了,思明哥哥就要出家做和尚了,既然你们俩都喜欢思明哥哥,那就为什么不能一起嫁给他呢?在我们老家,这样的事很平常很普遍的,我刘小翠就不计较这些,甚至让我做小我也愿意,可是,思明哥哥心里就是没有我,在少林寺,我怎么劝他他也不听,他执意要出家当和尚,我刘小翠实在是没法了,二位姐姐,求求你们,别再这样拗着了好不好,你们两个谁也不要出家,和思明哥哥一起生活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李玉华也说道“你们姐妹本就要好,一起嫁给同一个男人也没什么不可,你们二人就听小翠姑娘的劝,快点下山去吧。”

    刘小翠焦急地说道“二位姐姐,求求你们了,再晚去一会儿,思明哥哥就真的当了和尚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只是默默流泪,谁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刘小翠已经急得眼泪都下来了,说道“二位姐姐,快点同意了吧,再不同意就真的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(全书完)

    。www.otaroot.com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