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笔趣阁 > 女生小说 > 素华映月 > 94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otaroot.com
    。    好在徐家有位能干的姑爷,张劢立刻命人把附近的金余酒楼包了下来。身穿青衣的仆役们笑容满面,引领着客人去到酒楼雅间入座。

    一片喜气洋洋之中,细心的季筠注意到席间有位美丽羞怯的妙龄少女,眉目间有种动人的温婉,看上去应该是位很好相处的姑娘。“这是谁?”季筠瞅个空子,询问阿迟。

    阿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,笑吟吟道:“大舅母您不知道,家父家母只生我一个闺女,我出阁之后,他们想我想的不行。故此从族中过继了一位小女儿,阿宝。”

    “阿宝很可爱。”季筠赞叹,“这孩子看着还小,及笄了没有?有没有人家?”

    阿迟掩口笑,“阿宝刚刚才笄。大舅母,家父家母嫌我嫁的太早,说要多留阿宝几年,舍不得她出门子。”

    季筠知道今天忙,随意问了几句,并没深究。

    阿迟笑盈盈招待着一众女宾,神色自若,谈笑风生,十分周到。她本就生的极为美丽出众,今天穿了件真红通袖衫,飞仙髻上插着只镶金绿猫晴和珍珠、红宝石的金钗,更加映的肤色雪白,眼眸如星,那绝世的风华,令人倾倒。

    “徐家这姑奶奶可真不坏。”宴席上有女眷笑语,“长了这么个好模样,又嫁做魏国公夫人。如今出落的越发好了,真真是又美又有福气呢。”

    陆大太太和严芳华也在席间。陆大太太听了还能堆起笑脸附和几句,严芳华连假笑都笑不出来,脸颊抽了抽,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陆大太太比严芳华高兴,只是陆大太太年纪大了,涵养略好。这对昔日的姑侄,今日的婆媳,其实心里都很苦,而且有苦无处诉。

    陆琝年轻有为,二十出头就中了进士,选了庶吉士。有这样的儿子,有这样的丈夫,按理说她们应该引以为荣,应该从里到外都是喜悦,可是,完全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陆琝回家,一直住外院书房,根本不进内宅。一开始陆大太太安慰自己,也安慰严芳华,“他是跟咱们赌气呢,过一阵子就好了。”可是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还是老样子,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严芳华本是要寻死的,后来陆琝肯娶她,给她一个名份,她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。可是名份有了,恩爱却没有,陆琝看都不愿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陆大太太其实比严芳华更心寒。她知道,自己最钟爱的次子,是真的恨上自己这亲娘了。自打阿迟嫁到张家,他美梦破碎,母子间便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,嫌隙渐生。到了自己以阿迟的名节相威胁,逼他娶了严芳华为妻,情份更淡,隔阂更深。

    席间尽有美酒,陆大太太一杯接一杯的喝着,不知不觉间,竟喝醉了。“我今天本来是看小姑子笑话的,怎么会这样?”陆大太太颓然想道:“她公公告了老,丈夫辞了官,儿子尚无功名。我可比她强多了,我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,我儿子前途无量,宰辅之才。”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她前庭冷落,没有看到她愁容满面,没有看成她的笑话?陆大太太迷迷糊糊想着,醉眼朦胧。

    季筠在徐家亲眼看季瑶拜了堂,送入洞房,和徐逊羞羞搭搭的喝了合卺酒。在徐家终了席,季筠特地拐到季家,把季瑶的情形一一告诉给季太太听,季太太合掌,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季尚书先是惊奇,“太太什么时候信起佛来?”继而抱怨,“动辄口诵佛号,佛祖也忒忙了!”招的季筠笑,季太太白眼。

    三朝回门的时候,季瑶盛装丽服,一脸娇羞;徐逊容光焕发,眉目温柔,季尚书夫妇看看闺女,看看东床快婿,心里跟喝了蜜似的。

    季尚书夫妇舒心畅意的回了南京。

    季尚书为人严谨、周到,在官场中人缘极好。回到南京后不久,便有相好同年暗中告知,“贵亲家,就是前徐首辅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!他不是提拨了一位海清官为右佥都御史么,如今这位海清官巡抚应天等十府,正查着他两个儿子侵占民田、为害乡里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季尚书吃了一惊,“不是查过了么?”那同年叹气,“又被翻出来了。一则是这位清官铁面无私,二则是有人密告,紧抓着不放。”

    季尚书细想了想,徐家这事虽是说出来于名声有碍,究竟徐阳、徐际所做的事,也连累不到徐郴、徐逊,也就抛开不理了。横竖已是分过家,各过各的,再说徐阳、徐际所做的事,并非抄家灭族的大案。

    春暖花开的时候,徐阳、徐际被应天巡抚判了充军西北驿。充军,虽比死刑略轻,却比流放要严重,属于很重的刑罚了。

    “徐首辅也算精明,却纵子为祸。”季尚书知道后,不过是叹息一番罢了,“他在朝中岂能无人,也不想想法子。虽说儿子不争气,到底是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云间的徐首辅,确实在多方设法,到朝中疏通,营救两个儿子。不过他遇上油盐不进的清官,要多费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殷夫人只有徐阳这一个亲生子,心疼的要死要活,哭着喊着求徐首辅,“老爷,救救阳儿!”徐首辅被她哭喊的心烦,命人把她请回内宅,不许相见。

    殷夫人又气又急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、徐三太太都如难民一般,蓬头垢面,失魂落魄。怎么会这样呢?老爷不都告老了么,怎么会还查究侵占民田之事。

    徐三太太后悔不迭,“早知,该听了那人的话,莫伸手!真的是伸手必被捉啊。”

    徐二太太鄙夷不屑的看了她一眼,到了这时候,说这没用的太平话!这时候是想明白了,当初谁舍得放手?

    徐首辅身边的孙子都不顶用,两个儿子又进了监狱,只能自己亲自奔走。该贿赂的贿赂,该疏通的疏通,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这天徐首辅亲自到衙门拜会县令,告辞出来的时候,不经意间一扫,在院子角落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徐首辅本是笑着跟县令道别的,那一瞬间,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。这不同严璠么,他怎么会在云间?

    严璠缓缓走过来,冷淡的施了一礼,“大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徐首辅想笑一笑,笑不出来;想说点什么,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严璠淡淡笑着,“大人和先祖父一向交好,先祖父经历过的伤痛,大人何妨也经历一遍?大人,眼睁睁看着儿孙受苦,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徐首辅一下子全明白了,厉声道:“是你,是你!”

    严璠淡定的眼眸中,有了愉悦之意,“不错,是我!我倾家荡产,花费上万银两,只为找寻令郎的罪名,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!”

    徐首辅还保有一丝清明,“你哪来的家产?严家已被抄了家,你早已一文不名!”

    严璠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慢吞吞说道:“大人,是令郎徐郴救济我的。他说,感谢我善待素心,不曾毁了素心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自己只是钟情妻子,不愿染指旁人。竟成就一段善果,绝境之中,得了徐郴的援助。

    徐首辅头昏昏的。不曾毁了素心的清白?素心是否清白,无关紧要,只是,郴儿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除非,素心还没有死!郴儿救了她!

    徐首辅想起父子分别之时长子的眼神,顿时觉得十分讽刺。

    徐首辅脸如黄纸,脚步踉跄的走了。严璠看着他狼狈的背影,心中虽是有些快意,究竟还是悲凉。

    这之后,徐首辅病了一场,徐阳、徐际没有被捞出来,充了军。殷夫人躺在床上咒骂哭泣,徐二太太坐在她床边,神情呆傻。

    倒是徐三太太,把自己的嫁妆拢了拢,一半分给儿子,“自己长点心眼,好好过日子!”一半自己带了,跟着徐三爷一道去,“活着,还是死了,总之咱们在一处!”徐三太太这一举动,把徐三爷感动的无以复加,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留在云间的徐二太太,形容憔悴的照顾着公婆,还要顾着脸色阴郁的女儿,疲惫不堪,看上去像个老太婆一般。

    殷夫人的父亲殷老大人已是八十多岁了,命孙子殷雷代写了信过来,“阿雷丧妻,素敏大归,两个苦命孩子,正是般配。”

    殷雷娶过一回,是徐首辅同族的嫡女。可惜那女孩儿没福,过门没几年,一病而亡。留下了一个儿子,今年才一岁多。

    徐二太太的眼中有了神彩。

    殷夫人已是神智不清,徐首辅点了头,“只要素敏自己乐意,成。”

    徐素敏厌倦了整天对着祖父母、母亲,答应了。

    本来,如果徐二爷徐三爷不出事,徐素敏是宁可守在娘家的。徐家有家业,她可以做位养尊处优的姑奶奶,什么都不必管,自有祖母、母亲替她打点好。

    可是徐二爷徐三爷出了事,徐家一天不如一天。徐素敏实在不愿面对糊涂的祖母、苍老的母亲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真嫁到殷家,徐素敏也是后悔。殷雷倒是待她温存,可是殷母嫌弃她,没给过她好脸色看。前妻留下的儿子是殷母的心头肉,略哭上一两声,殷母便怀疑徐素敏这后娘使坏,或是骂,或是罚,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盛夏,殷家失了一场火,彻底变穷了。徐素敏日复一日的过着苦日子,偶尔会回想起从前,心中抱怨:祖母,父亲,谁让你们替我胡乱改出生时辰的?我本来是多好的命,全被你们改走,便宜了徐素华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比素心那死丫头强点儿。”徐素敏把曾经的五姐妹比了比,无比下气。徐素华是富贵风光的,谁也比不了。徐素兰和徐素芳也是丰衣足食,小日子和和睦睦,比自己强。

    只有跟徐素心那位先是被送到严家做妾,继而被领回徐家毒杀的苦命人相比,徐素敏才有一丝优越感。

    京城,香山。  每到深秋季节,到香山看红叶的游人都很多。这年,张劢和阿迟抱着序哥儿,陪徐郴、陆芸一家人共游香山。枫叶似火,流丹溢彩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秋高气爽,人的心情也好,张劢和阿迟一边一个牵着序哥儿,沿着台阶往山上走,途中洒下一片欢笑声。

    徐宝扶着父亲徐郴,父女二人十分亲密。

    徐郴走累了,和徐宝在路边歇了会儿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竟在路上遇着位旧日同僚,礼部的主事葛民。葛民身边陪着位十七八岁的青年,白白净净的,斯文俊秀。

    “小女阿宝。”

    “舍侄右林。”

    葛民的弟弟、弟媳早亡,侄子是由他一手养大的,爱若亲生。

    “徐兄,舍弟所留的产业颇为丰厚,右林,有些家底。”葛民看着阿宝,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徐郴若有所悟,不动声色看向两名年轻人。阿宝粉晕生颊,右林也红了脸,两人年纪相近,品貌相当,甚好,甚好。

    张劢和阿迟牵着序哥儿玩了会儿,序哥儿冲阿迟张开手臂,“娘亲,抱抱。”阿迟笑着哄他,“序哥儿乖,让你爹爹抱着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序哥儿固执的摇头,“不要!要娘!”

    一个非要娘亲抱,一个执意不肯抱。

    张劢忍不住,“孩儿他娘,抱抱吧。”虽然儿子已经三岁多,会走路了,可他还是个孩子呢,想跟娘亲撒娇,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阿迟温柔笑着,悄悄告诉他,“不能抱他呀,老人总是说,若怀了孩子,便不能抱孩子的。”可能只是迷信,也可能有些道理呢?还是谨慎小心为好。

    张劢喜的抓耳挠腮,连声问着,“什么时候的事,什么时候的事?”阿迟娇嗔的看了他一眼,你还有脸问!

    序哥儿仰起小脸,奶声奶气的叫着,“爹爹,娘亲。”张劢弯腰把他抱起来,响亮的亲了一口,“儿子,你要有妹妹了!”

    序哥儿不高兴的伸出袖子擦擦脸,板着小脸不说话。张劢越看儿子越有趣,亲了又亲,把他高高举过头顶,托着他在空中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序哥儿咯咯咯的笑起来,笑靥如花,纯真可爱。阿迟捧着平平的小腹,望着丈夫和爱子,宁静而满足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完结。

    之后会有番外,全是阿迟一家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感谢大家陪伴我这么久,因为有你们,哪怕熬夜我也会每天更新,既使卡文也会逼着自己苦思冥想。感谢大家的陪伴!

    本书下载于,如需更多好书,请访问 / </p>www.otaroot.com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