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有大唐妻 尾聲
作者︰香彌
    盧緦妮受傷之後消瘦了不少,但真正讓她整個瘦下來的,卻是在生完寶貝兒子之後。

    消瘦下來的她,變得十分清雅秀麗,加上她寬厚柔和的好脾氣,魅力的指數蹬蹬蹬地往上飆,桃花朵朵開,走在街上常常吸引不少異性來搭訕。

    不得已必須出席派對酒會時,人氣也是最夯的,若閻子烈沒有守在她身邊,圍繞著她的蒼蠅趕都趕不走。

    這讓閻子烈恨不得把她藏起來不讓別人看見,或者是再把她給喂胖一點。

    因為不只那些狂蜂浪蝶想打她的主意,就連他們三歲的兒子竟然也大逆不道的當著他這個老爸的面說︰「媽咪,以後等我長大我要跟你結婚。」

    「你這個死小子,她是我老婆,你要結婚找別人去,不準動你媽媽的歪腦筋,再胡說八道,小心我把你的小**打得開花。」閻子烈橫眉豎目地威嚇兒子。

    小男孩睜著一雙神似他的濃眉大眼,稚嫩的嗓音很堅持地說道︰「可是我只喜歡媽咪一個,我只想跟媽咪結婚,不想跟其他那些討厭的女生結婚,你敢打我**,我就叫媽咪不要理你哦!」他也不甘示弱地威脅回去。

    「你還敢拿你媽咪威脅我,你找死!」他拎起兒子,立刻狠揍三下**,揍得兒子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盧緦妮心疼地趕緊抱過兒子,輕聲哄著,一邊埋怨地瞪著丈夫,「你干麼打他,孩子童言無忌、口沒遮攔,你一個大人跟他這麼小的孩子計較什麼?」

    「就是你太寵他了,所以他才敢爬到我頭上撒野,一點都不怕我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要讓孩子怕你?應該要讓孩子愛你敬你才是,你呀,別動不動就威脅孩子,跟他爭風吃醋。」

    閻子烈不承認自己有那麼幼稚,「你在胡說什麼,我哪有跟他爭風吃醋?我只是在教導他正確的觀念,哪有兒子跟媽媽結婚的道理,這是**。」

    她輕笑道︰「他還小,哪里懂這些事,等他長大一點,他就不會再這麼說了。」她失去了一段回憶,但是這幾年來,她過得很充實快樂,這些美好的經歷足以彌補那段缺失的記憶。

    兒子在她懷里睡著了,閻子烈接過他,將他抱回房間的床上睡,然後他摟著她說︰「我們再生一個女兒吧。」

    于是翌年,他們再生下了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看見妹妹,閻騏喜歡得不得了,指著小小可愛的妹妹對母親說︰「媽咪,我想跟妹妹結婚。」

    再隔一年多,閻騏小臉充滿怒氣,跑來向母親告狀,「媽咪,我決定不要跟妹妹結婚了。」

    盧緦妮莞爾地問︰「為什麼?」

    「她好壞,每次都拉我頭發,還弄壞我的玩具,我不喜歡妹妹了。」

    「妹妹還小不懂事才會這樣,等她再大一點就不會這樣了。」她微笑地告訴兒子。

    然後閻騏上幼稚園了。

    這天他從幼稚園回來,一臉認真地看著母親,「媽咪,除了你,我能不能再多跟一個女生結婚?」

    「哦,你想跟誰結婚?」

    「我要跟我們班上的郝保倍結婚。」

    「郝保倍?」

    「她很漂亮哦,就像芭比娃娃一樣,頭發卷卷的,臉白白的,嘴巴紅紅的,我們大象班很多人都想要跟她結婚,可是她說只要跟我結婚,因為我每次都把玩具送給她。」他好驕傲地抬起下巴。

    「可是他不是……」男生嗎?她曾到幼稚園幾次,見過那個男孩,也遇過男孩的家長,第一次看見郝保倍,一開始她也以為那漂亮的男孩是女生,後來听他奶奶說,才知道他是小男生。

    因為小時候常常生病,于是她听從別人的建議,把郝保倍扮成女生來養。

    听說他的身子果然因此改善了些,不過這也有可能是經過醫生的調理,未必是扮成女生的關系。

    見兒子竟然把他當成女生,還說要跟他結婚,盧緦妮想了想,只是微微一笑,沒有戳破他是男生的事實,想讓兒子自己去發現這件事。

    每一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,或多或少都會經歷挫折和打擊,這能促使他們更加堅強和勇敢。

    家長們要做的事,是在他們遇到挫折時,在一旁安慰鼓勵他們就好。

    不久,閻騏終于得知原來他喜歡的郝保倍,竟然是跟他一樣有著小雞雞的男生,他震驚地去找對方理論,「郝保倍,你竟然騙我你是女生!」

    郝保倍用那雙漂亮的大眼楮白他一眼,「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女生,是你自己笨,連我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搞不清楚。」

    被他的話打擊到的閻騏,惱羞成怒地朝他伸出手,「你把我以前送你的那些玩具還給我!」

    郝保倍完全不稀罕地說︰「那些玩具我早就玩膩了,全送給趙得助,你自己去跟他要。」

    听見他竟然把他送給他的玩具轉送給別人,閻騏憤怒了,伸出小手指向他的鼻子,「我要跟你決斗。」

    「好呀。」他慢條斯理地脫下上衣。

    看見他白白的身體,小閻騏臉一紅,「你干麼要脫衣服?」

    郝保倍漂亮的臉上露出一副「你連這都不懂」的表情,睨著他,「你不是要跟我打架嗎?打架要把衣服脫掉,才不會弄髒。」說完他催道︰「你也快點脫衣服。」

    覺得他說的好像有道理,閻騏也跟著脫了上衣。

    然後郝保倍一拳朝他打來,兩個小男孩扭打成一團。

    不幸打輸的閻騏跑回家找媽媽哭訴︰「媽咪,郝保倍打我。」

    「他為什麼打你?」盧緦妮很有耐心地問明原因。

    「因為我知道他跟我一樣有小雞雞,是男生……我都舍不得打他太用力,可是他打我好痛,嗚嗚嗚嗚……」他撲到媽媽懷里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為知道喜歡的對象是男生而哭泣,還是因為被喜歡的人打而哭泣。

    盧緦妮抱著兒子哄道︰「沒關系,雖然郝保倍是男生,你以後不能跟他結婚,可是還是可以跟他當好朋友呀!」

    「可以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可以。」她微笑地說,「你現在知道他是男生了,以後可以找他一起玩球呀。」

    他立刻破涕而笑,「好,那我明天就找他去玩球。」小腦袋馬上就將今天發生的不快拋到馬桶里沖掉了。

    番外篇趙遙

    趙遙七歲那年放學回家,一臉悶悶不樂。

    趙爸爸發現兒子不太開心,關心地問︰「怎麼了,小遙,是不是在學校有人欺負你?」兒子才剛上小學一年級,他有點擔心長得太過秀氣斯文的兒子,是不是在學校被其他的學生欺凌了。

    小趙遙抬起小臉蛋,噘著嘴要求,「爸爸,我不想要叫趙遙,我要改名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趙爸爸那張娃娃臉上有些納悶。

    「同學都取笑我的名字,說我叫趙遙,以後,一定很會造謠生事,說謊騙人。」

    「小遙,爸爸當初為你取名為遙,是希望你一生都能逍遙自在、不受拘束,這個名字蘊含著爸爸的祝福和期待,是個很好的名字哦!」趙爸爸試圖安撫兒子。

    「不能改成像趙芙那的名字嗎?同學的姐姐說她的名字是造福人群,不像我是造謠生事。」

    「你小姑姑當初取芙這個字,是因為奶奶期望她以後能像芙蓉花那樣美麗,你也想像芙蓉花一樣嗎?」

    「我是男生,才不要像芙蓉花。」

    趙爸爸偏著頭很認真地想了想,然後跟兒子討論,「既然你這麼不喜歡小遙這個名字,不然改成非基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非基、趙非基……」七歲的趙遙立刻嫌惡地搖頭,「我才不要叫趙非基。」那不是跟造飛機一樣的音嗎?

    「趙仕被你二叔取了,趙夜被你叔公說要留給他孫子,趙豁被你四嬸婆拿去用在她剛出生的女兒上,趙甲你大姑已經先說好,她還沒出生的兒子要用這個名字。」

    听老爸一路念下來,小小年紀已經懂很多的趙遙,發現每一個名字似乎都不太理想,肇事、造業、造假、听起來都不是好名字。

    苦思片刻的趙爸爸像是突然想到什麼,眼楮一亮,「啊,既然你喜歡像趙芙那樣的名字,不如就叫喬僕錄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喬僕錄?這名字怎麼這麼長?」

    「跟我們的姓連起來就叫趙喬僕錄呀!怎麼樣,這是一個很棒的名字。」趙爸爸那張娃娃臉露出一抹很開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「我才不要叫造橋鋪路!」覺得爸爸取的名字一個比一個還糟,他生氣地掉頭就走。

    此後他沒再想過要改名的事。

    —全書完—

    *欲知真正的陶樂到古代如何遇上真愛,請看新月甜檸檬系列464千年紅緣之一《嫁個古董夫》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︰玫瑰言情網手機版︰http://m.otaroot.com/
[快捷鍵︰←]上一章  本書目錄  下一章[快捷鍵︰→]

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、黃色、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。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,歡迎舉報,我們將嚴肅處理。

作品家有大唐妻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香彌本人的觀點,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。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。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,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,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otaroo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