螢火蟲之夜 番外 惡靈附身
作者︰綠光
    在許夕夏找回所有的記憶後,方慶至立刻著手策劃兩人的婚禮,而婚禮之後的生活,一如他想象中那般完美而甜蜜。

    他不禁感謝老天,實現了他一生的願望,也以為平靜的日子會一直持續到他終老,然而,就在一天清晨,他被踹下了床。

    「……夕夏?」不明就里被踹下床的方慶至,努力爬回床上,但還沒來得及搞清楚到底是她睡癖差,還是怎地,便听見她尖聲咆哮著。

    「走開,你好臭,你走開!」

    他呆住,一股惡寒從心間爆開,想也沒想地將她一把抱進懷里。「夕夏,你不要嚇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走開,誰準你抱著我,方慶至!」許夕夏手腳並用地踢踹著。

    他無法理解地看著她莫名高漲的情緒,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她。「你不要生氣,跟我說你到底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,反正你抱著我就讓我難受,放開啦!」她罵道,又一腳踹過去之後,正想爬下床,一股作嘔感沖上喉頭,教她嘩啦啦地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方慶至冒出一身冷汗,立刻決定帶她去醫院。

    診治之後——

    「恭喜你,方先生,你要當爸爸了。」醫生如是說著。

    他呆了下。「……這里是腦科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啊,不過這是驗血的報告,懷孕幾周得要去婦產科確定,待會記得帶她過去。」

    他還是呆楞著,好一會才反應過來。「這真是個好消息,但我想知道的是,她為什麼會突然好像很恨我、希望我滾開,好像無法忍受我似的?」

    「可有吵架?」

    「沒有!」事實上,昨天晚上他們還在床上溫存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天曉得一早醒來,竟會風雲變色。

    「那麼,也許許小姐是因為懷孕的關系,導致——」

    「她現在是方太太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好,依方太太的狀況,推測極有可能是因為懷孕導致賀爾蒙改變,甚至是腦垂腺分泌問題造成的,畢竟她曾經得過腦瘤,而腦部有太多未解的神秘系統,所以——」

    「怎麼醫治?」他不耐地打斷醫生的長篇大論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大概就跟妊娠毒血癥是同樣的道理,恐怕要等到孩子出生,狀況才會轉好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樣、!」

    「不用太擔心的,時間很快就過去了。」

    才怪!方慶至根本無法忍受一天不擁抱她,可是只要他一接近,她就開始歇斯底里,一到晚上,他只能獨守空閨,讓他夢想中的完美世界徹底破滅。

    包糟的是,隨著懷孕周期增加,她開始出現孕吐和腳抽筋的狀況,甚至雙腿嚴重水腫,造成她疼痛難捱,然而,他卻因為工作繁忙,不能陪在她身邊。

    「學姊,只要你不舒服,趕緊推我。」蘇幼嘉被方慶至招來當陪產,負責夜間抽筋時,可以給予全方面的照顧。

    「幼嘉,對不起,要麻煩你了。」許夕夏懷孕後,臉色蒼白、身形愈顯枯瘦,壓根看不出她懷孕已經進入第二十八周。

    「一點都不麻煩。」她握緊拳頭。「可以為學姊效勞,是我的榮幸。」

    許夕夏想笑卻笑不出來,因為她的大腿立刻很捧場地開始抽筋。而且是兩只腳一起來!

    「韶晴,快來幫忙!」蘇幼嘉一人只有兩手,服侍不了兩條腿,趕緊搬救兵。

    听見呼喊,翁韶晴立刻從門外沖進來,按著抽筋處狠狠往下推,痛得許夕夏幾乎要噴出兩泡淚。

    折騰了好半晌,抽筋的惡夢才逐漸退散。

    「學姊好可憐,怎麼懷孕會這麼難受?」蘇幼嘉暗暗發誓,以後絕不生小孩。

    「外頭那個更可憐,整個面色枯黃、形銷骨立。」翁韶晴無奈地搖頭。「怎麼會有人像你們這樣,懷孕後一點喜悅氣氛都沒有,搞得像是世界末日。」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……」許夕夏忍不住啜泣。「我也好想他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只要一看到他,我就覺得很想吐、很想打他……嗚嗚,之前被外星人附身失去了記憶,我現在該不會是被惡靈附身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你胡說什麼?孕婦不準哭,很傷眼的!」翁韶晴喝道。

    被這麼一斥責,許夕夏硬是把剩余的眼淚給逼回眼眶,但整個人好沮喪。「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,這種狀況才能解除,我已經好久沒抱他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乖,不要胡思亂想,等到你把孩子生下來,一切就恢復正常了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嗎?」

    「天曉得。」翁韶晴小聲咕噥著。

    而後,就在許夕夏懷孕進入第三十六周時,羊水破了。

    她被快速地送進醫院,而方慶至因為不能進入里頭,怕引起她情緒高漲,所以只能在產房外頭不停地來回跛步,直到產房那扇門打開來——

    「方先生,這是你的兒子。」護士抱出了一個皺不拉幾的嬰兒。

    他淡掠一眼,忙問︰「我太太呢?」

    「等一下會送到恢復室。」

    方慶至點點頭,抱著悄悄不安的心,等到許夕夏轉到恢復室,他才輕輕踏入,不敢靠她太近,就怕她情緒又太激動。

    察覺有人進入,她虛弱地抬眼,一見到他淚水立刻涌出,還伸出了雙臂。「阿慶,抱……」

    他立刻飛奔而去,緊緊將她擁入懷里,她沒有反抗、沒有嫌他臭、更沒想吐,反倒把臉偎進他胸膛,教他霎時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多可笑,他們明明住在一塊,可他卻已經好個月沒有好好擁抱她,這麼理所當然的事,他卻被剝奪權利,直到這一刻才重新拾回主權。

    「阿慶,我不要再生了。」她抽抽噎噎地說。

    「嗯,一個就好,不要再生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終于可以抱著你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。」他哽咽道。

    這天過後,他重拾幸福,每天樂得與尿布為伍,為了寶貝兒子忙進忙出,更將許夕夏當老佛爺般供著。

    而那年夏夜,他們帶著兒子重回他們的秘密基地,看著滿天星斗,還有從身邊不斷流竄而過的螢火,兒子開心得不住拍手。

    「看來,咱們的兒子像我。」方慶至笑道。

    許夕夏微揚眉,還沒吐槽,便見一只螢火蟲飛棲在兒子臉上,便見兒子那雙大眼瞪成了斗雞眼,靜默兩秒,隨即放聲大哭。

    「……看來他的運氣不好,像你。」方慶至嘆息。

    「是啊,他跟我一樣很受歡迎。」她哼笑,不斷地安撫兒子。

    「此話怎講?」

    「有的人啊,人不當反而愛當蟲,老是在人身邊閃著光,不想理他都不行。」

    「你要知道,黑暗中總會不小心找錯人。」他搖頭嘆氣。

    「不好意思喔,你找錯人了。」氣死人了,他就連在口頭上讓她一下都不行?

    「你沒听過什麼叫做歪打正著?」他從背後抱住她。

    「歪理。」她哼了聲,勉強原諒他。

    「可都是真理。」他笑眯眼,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夏夜的螢火如流光,在他身們身邊不斷流竄,畫出一圈又一圈的幸福圖騰,將他們團團圍繞。
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︰玫瑰言情網手機版︰http://m.otaroot.com/
[快捷鍵︰←]上一章  本書目錄  下一章[快捷鍵︰→]

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、黃色、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。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,歡迎舉報,我們將嚴肅處理。

作品螢火蟲之夜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綠光本人的觀點,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。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。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,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,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otaroo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