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桐戲 第10章(2)
作者︰煓梓
    一股尷尬的氣氛充斥在賀英燁和閔斯琳之間。他們已經在花廳對看了半晌,仍然沒人先開口說話,仿佛在演啞巴劇。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想跟我承認你不是男子漢,順便跟我道歉?」閔斯琳一開口便要賀英燁認錯,賀英燁的眉毛都揚起來。

    「我干嘛跟你認錯?」要認錯也輪不到她,應該是跟紅桐才對,而且他也已經做了。

    「不然你現在立刻把名字倒著寫。」不認錯,行啊!起碼也該遵守承諾,她可不是省油的燈,總不能叫她賠了夫人又折兵,那多劃不來。

    「你能不能正經點兒?」賀英燁又好氣又好笑地瞪著閔斯琳,頗為無奈。「我正在跟你商量一件重要的事,你不要耍賴。」

    他希望棄兒馬上跟他回賀府,棄兒卻表明一定要閔斯琳同意才要跟他走,這算是一種尊重主人的表現,卻折煞了賀英燁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,就是要棄兒嘛,對不對?」他不用明說,她也知道他的企圖,眼神都反映出來了。

    「既然知道,就趕快點頭。」他懶得跟她耗。

    「事情沒這麼簡單。」她說過,要從她身邊帶走棄兒得付出代價。「你想帶走棄兒我沒意見,但你不覺得應該先解決我們的婚事,再來談你和棄兒的事,這才是正常順序?」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」听見她的話,賀英燁的身體倏地變得僵硬,表情極不自然。

    「當然是解除婚約。」呆子。「你不先跟我解除婚約,怎麼迎娶棄兒?你可不要跟我說,你打算納棄兒為妾,那對她太不公平了。」

    雖說大戶人家有個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事情,可他明明就愛棄兒愛得這麼明顯,一顆心全給了她還不替她正名,簡直就是傻瓜才會做的事。

    「你明知我不能解除婚約,就不要鬧了。」賀英燁確實有將棄兒收為妾的打算,未料遭閔斯琳一語道破,因此而困窘不已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不能?」閔斯琳聞言大翻白眼。「就為了你曾經在你父親的病榻前,發誓你絕對會履行承諾與我成親?」

    「不止如此。」賀英燁僵硬地承認。「我在他老人家的墳前也發過誓,這一生不會主動和你解除婚約。」

    很好,原來他是一個那麼愛發誓的男人,病榻、墳前通通不放過,難怪他會受苦。

    「賀伯父生前是怕你一旦和我解除婚約,便會失去倚靠閔家的力量,所以才要求你發下毒誓,今生不主動解除婚約,怕的就是你成不了氣候。」到底閔氏是京城最大商號,賀伯父過世的時候他也不過才十六、七歲,他老人家會有此疑慮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「但你現在已是一方霸王,生意做得比賀伯父生前還來得大,鋪子開遍整個大明國,早就不需要倚靠閔氏的力量,為何還猶豫不決?」閔斯琳真的不懂,她有意讓他自由,他卻死抱住多年前的承諾不放,到底算盤都撥到哪里去?虧他還是一名商人。

    她說的都沒錯,他的算盤是撥錯,但承諾就是承諾,不能不遵守。

    「好吧!」她改換個方向進攻。「我問你,英燁哥,你喜歡我嗎?」

    她很保守的只提了「喜歡」兩個字,怕萬一說出「愛」會鬧笑話,結果還是鬧笑話。

    賀英燁聞言沉默,什麼話都沒答,也算給她面子。

    「你只是把我當成一個頑皮的小妹妹,對吧?」閔斯琳非常了解自己給人的外在觀感,說頑皮還是好听話,正確的說法應該是「野」。大家都在背地里批評她是京城里最野的大小姐,還說幸虧她早已經訂親,否則恐怕沒人敢娶她。

    而這個和她訂親的倒楣鬼,就是賀英燁。他父親泰半也是怕她太野,擔心自己的兒子不要她,才會逼賀英燁發誓。

    「你既然都已經知道,何必非逼我說出來不可?」傷感情。

    「因為我不像你一樣能夠憋著,我會得內傷。」閔斯琳有趣地回道,害賀英燁也不得不跟著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「不過現在看來,你也憋不了多久,愛情改變了你,使你變得柔和許多。」愛情的力量無遠弗屆,再頑固的人都要在它腳下臣服,任何人都一樣。

    賀英燁沒辦法否認自己已經中了愛情的毒,無法解脫,也不想解脫。

    「既然你都已經承認自己愛棄兒,就該跟我解除婚約,與她成親。」名正言順地給她賀家少奶奶的地位。

    「我辦不到。」盡管他比誰都想。「我發過誓,今生絕對不會主動與你解除婚約。」

    「你真死腦筋哪!」閔斯琳氣得快得內傷。「好吧!既然你不能主動跟我解除婚約,那干脆由我主動跟你解除婚約,這樣你總不算違背誓言了吧?」

    的確,如果由她主動悔婚,那麼他就不算違背誓言,對他父親也有交代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「如此一來,你會遭受更多非議。」到底大明王朝還是由男人掌管,一個女人家主動悔婚,必定會招來許多批評和流言,這些批評往往很難听,狠毒一點兒的,會把人逼死,他不希望這樣對她。

    「無所謂。」他不接受悔婚才會把她逼死。「反正我早已經聲名狼藉,不差這一筆。」

    「琳兒……」

    「此外,我還要你接受一個條件。」她看出他已經決定接受她的提議,真是謝天謝地。

    「什麼條件?」他才想謝謝她,她立刻又恢復商人本色,教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「你必須用八人大轎,迎娶棄兒進門。」閔斯琳高傲地回道。「因為我已經決定認棄兒為妹妹,從此以後,棄兒就是閔家的二小姐,再也不是戲子身分,你得用迎娶閔家二小姐的排場來迎娶棄兒,三書六禮樣樣不能少,這個條件,你接不接受?」

    這是天底下最寬大的條件,也只有像她心胸這麼寬大的人才想得出來。

    「謝謝你,琳兒。」賀英燁不知道還能說什麼,她給他們的東西已經太多太多,多到他們一輩子都感激她。

    「看來交易順利完成,談判成功。」很好很好,總算不辱使命,促成了一段良緣。

    從此以後的兩個月,賀、閔兩家陷入一陣兵荒馬亂,吵吵鬧鬧終于也到了賀英燁和棄兒成親那一天。

    賀英燁果然用迎接閔二小姐的排場,抬著八人大轎,風風光光地將棄兒迎進門,讓她穩坐賀少奶奶的位子。

    愛外鑼鼓喧天,整條街上的人都擠到閔府門口看熱鬧,有些嘴碎的缺德鬼甚至已經開始說閑話,不過這些都無損絲毫歡樂的氣氛。

    閔府內——

    「琳兒,外頭的人好多,你不去跟人家湊熱鬧嗎?」古芸媚久候不到閔斯琳,想說來看她在干嘛,沒想到竟瞥見她在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「不了,我還有活兒要干,不湊熱鬧了。」雖然有點可惜,但也沒辦法。

    「這可是你一手促成的良緣,結果你這個媒人連喜酒都不喝就想跑了,這我可不依。」沒有理由她這個大嫂忙得半死,始作俑者的小姑卻像沒事之人跑得飛快,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「沒辦法,寶物又不等人。」她也想留下來鬧洞房,但她實在沒有時間。

    「怎麼?」古芸媚聞言瞪大眼楮。「你又要去和皇甫淵搶古董?」

    「是就好了。」她也很期待他本人親自上場。「不過寶物確實是他相中的,只是由他底下的大掌櫃出面競價,但無所謂,帳還是掛在他頭上,誰出面都一樣。」都是她的手下敗將。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我也不攔你了,祝你馬到成功。」古芸媚知道那對閔斯琳有多重要,況且閔斯琳只要一談到尋寶,整個人都會發光發亮,耀眼得不得了,這個時候,誰都比不上她美麗。自己比不上,棄兒比不上,天仙下凡來都比不上,全世界只有她最漂亮。

    「謝謝你,我出發嘍!」背起行囊,閔斯琳跟古芸媚揮揮手,外出尋寶。

    迎娶隊伍這時剛要朝賀府出發,只見賀英燁身穿紅衣披掛結彩,意氣風發地騎在深棕色的駿馬上,神情好不驕傲。

    閔斯琳認識賀英燁幾乎一輩子,從來沒覺得他好看過,今日看起來果然英俊非凡。

    看樣子,她又錯失一段良緣,唉!

    瀟灑地朝迎親隊伍的後面揮揮手,閔斯琳確定賀英燁根本沒看見她。

    任務完成,尋寶去。

    大步邁向前,閔斯琳又回頭,看著遠去的迎親隊伍,在心里默默獻上祝福——要幸福哦!
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    編注︰

     有關閔斯琳的老哥閔斯珣和大嫂古芸媚的愛情故事,請看花蝶1078  【京城五霸】之一《媚眼鎖》。

     並請期待花蝶系列【京城五霸】之三《雲中書》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︰玫瑰言情網手機版︰http://m.otaroot.com/
[快捷鍵︰←]上一章  本書目錄  下一章[快捷鍵︰→]

玫瑰言情網拒絕任何涉及政治、黃色、破壞和諧社會的內容。書友如發現相關內容,歡迎舉報,我們將嚴肅處理。

作品紅桐戲內容本身僅代表作者煓梓本人的觀點,與玫瑰言情網立場無關。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玫瑰言情網舉報。 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,玫瑰言情網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玫瑰言情網做最專業的言情小說網,喜歡看言情小說的你,請記住我們的網址www.otaroot.com